·當前位置: 首頁 > 學習交流 > 他山之石 >

上海“城市數字化轉型”有何深意?

來源:青島日報時間:2021-02-04 14:10

1月24日,上海市市長龔正作政府工作報告表示,2021年,上海將推動數字產業化、產業數字化,加快發展在線新經濟。大力推進一批新基建重大項目,新建5G室外基站8000個,加快建設國際數據港。這是繼新年第一個工作日上海市政府公布《關于全面推進上海城市數字化轉型的意見》全文后,上海繼續細化的今年城市數字化轉型施工圖。

近年來,隨著我國5G、人工智能、物聯網等新興基礎設施建設的不斷加快,“數字化”成為備受關注的高頻熱詞,其應用場景開始延展到政務服務、城市治理等方方面面。上海提出“城市數字化轉型”這一全新概念,意即瞄準未來數字城市的發展趨勢,通過數字化手段,對超大城市復雜巨系統進行高效管理。對于城市的數字化轉型來說,足夠體量的數據是不可或缺的基本前提,數據的開放、管理、應用等重要性愈發凸顯。

經濟數字化

去年11月25日的上海市第十一屆委員會第十次全體會議上,上海提出,要全面推進城市數字化轉型。這也是首次提出上海要“全面推進城市數字化轉型”的重要論斷。

今年1月4日,《關于全面推進上海城市數字化轉型的意見》全文公布。意見指出,要堅持整體性轉變,推動“經濟、生活、治理”全面數字化轉型;堅持全方位賦能,構建數據驅動的數字城市基本框架;堅持革命性重塑,引導全社會共建共治共享數字城市;創新工作推進機制,科學有序全面推進城市數字化轉型。

為了全面推進數字化轉型,上海給了自己一個中期和遠期的目標:到2025年,上海全面推進城市數字化轉型取得顯著成效,國際數字之都建設形成基本框架。

而在數字化轉型的幾個不同層面中,經濟數字化轉型是上海實現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抓手。

上海市人大代表、上海諾基亞貝爾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袁欣表示,上海在政府數字化治理方面全國領先,在產業數字化轉型方面,目前還存在一些挑戰。比如企業對數字化轉型的內涵和價值認識不清晰,沒有設定數字化轉型的戰略目標,企業數字化轉型缺乏有效的組織領導和文化保障,企業數字化轉型總體投入不足,缺乏跨技術領域的系統集成商等。

“數字化轉型是依托新一代信息技術,對企業進行全方位賦能,根本目的是實現企業全方位轉型、效率提升和業務可持續增長。但部分企業對數字化轉型存在誤區,過于簡單地理解數字化轉型。”在他看來,企業對于數字化的投入也非常不夠。相關數據顯示,上海、廣東、北京、江蘇等經濟發達地區的中國企業中,數字化轉型投入超過年銷售額10%的企業占比僅為4%,而數字化轉型投入占銷售額的比例小于1%的企業卻高達42%。

袁欣還強調了系統集成商的重要性。他說,跨技術領域的系統集成商素質要求是很高的,既要懂通訊技術、互聯網技術、數據庫技術,可能還需要人工智能等技術,同時還要懂行業的信息化應用產業,幫助企業怎么做。目前市場上尚未產生足夠數量的跨技術領域的系統集成商,制約了企業數字化轉型的發展。

新基建與數據立法聯動規劃

作為工業和人口大國,我國社會在數字化轉型的過程中沉淀了大量數據,不少數據長期處于“未開發”狀態,尚未得到有效利用。如何才能更好地發揮數據經濟的作用?在上海市政協委員、華東政法大學財產法研究院院長高富平看來,近年來蓬勃發展的“新基建”形成了廣泛存在的數據生產基礎設施,但由此產生的數據能否成為新的生產要素,還取決于數據社會化、市場化配置和利用、數據保護等制度是否能夠建立起來。

“新基建應當與促進和規范數據流動、分享、分析和應用的制度建設聯動規劃和部署,才能真正實現新基建在數據經濟方面的基礎設施作用。”高富平建議,上海可率先在數據流通和市場配置制度方面進行探索,先行先試數據產權新范式,率先建立數據社會化、市場化配置和利用的可行模式,形成有序的數據要素市場。

數據的分析和利用,建立在大量公共數據公開的基礎上。高富平認為,公共數據開放區可分為兩大類:一是政府生產和加工的數據開放,以無償無條件開放為原則;二是國家投資公共基礎設施、市政、交通、醫療等企事業生產的公共數據,應當由生產數據的企事業單位自行或聯合開放,實行有償有條件開放,按照商業規則運營。

上海在推進政府數據開放的同時,應當著力打造國有基礎設施企業或事業單位公共數據的商業化開放、流通和分享利用平臺。

數據的廣泛采集、應用也會帶來隱私問題。上海市委書記李強表示,數據保護問題越來越緊迫,圍繞數據收集、保護、流通和交易立法是當務之急。上海要積極探索,形成突破。

(整理自《解放日報》《第一財經》)

記者:管理員
韩国三级片大全在线观看_私密按摩师免费视频在线观看_丰满女老板BD高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