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當前位置: 首頁 > 文化青島 > 文化產業 >

2020,有拼有愛,上下兩集

來源:青島日報時間:2021-01-04 15:22

余 耕
王斐東
葉東煒
盧中強
郝照明
銳 哥
■街頭藝人在臺東步行街演出。
■海邊的如是書店。
本版攝影 王 雷

青島文化產業經歷“考驗之年” 六張城市面孔紀錄“你的樣子”

沒有人:沒有觀眾,沒有樂迷,沒有讀者。有人:有線上圍觀,有街頭演藝,有網劇熱播。2020年分上下兩集,經歷了恍如隔世的封閉后,我們重新在閱讀、展覽、演出、追劇里遇見了自己:彈性堅定、悲欣交集。這一代人的拼與愛,在2020經歷了冰與火的熬煉。

2020讓我們思考:文化何為?在經歷這特殊的一年后,整個文化產業從形態、渠道到邏輯發生了巨大改變。我們如何走出這一年,靠的不僅是日歷翻篇,是我們從不同年齡層、不同興趣群組里汲取的力量:七零后不得不理解九零后的消費觀念,因為網絡文化生態以九零后的審美為二次基建理念;零零后不得不反思個人表達的邊界,因為管束不因為你是辛巴、是于正、是郭敬明甚至是一個盲盒而放松。我們在文化消費里認出了自己,而城市在文化產業的興衰中塑造了文化性格。在2020-2021交集之處,我們選出了六張青島城市人文面孔,他們年齡不同、行業不同、身份不同,從他們的講述里可以呈現出這一年青島文化生活的不同側面:鮮活的、殘酷的、冷暖自知的多重切面。

此致2020,此致2021。

余耕:創作靈感依然在不期而至的生活中

整個2020年,作家余耕深居簡出。其實疫情帶來的突如其來的變化對他的影響并不大,因為平時就很少出門,寫作時更是經常一個星期才下一次樓。“余歡水”的余熱已成過往,2020年他完成了一部新小說。而創作的緣起,竟來自一通不期而至的騙子的電話。

2020年,根據余耕小說《如果還有明天》改編的電視劇《我是余歡水》大熱,讓作家本人成為焦點。不過很快,余耕的生活重歸規律的日常。“因為前兩年寫作量比較大,我原本計劃今年好好休息,用一年時間讀書、調整。可是,一個意外的電話打亂了我的時間表。”即便足不出戶,作家的生活依然不乏戲劇。他向記者講述了2020年居家創作的“奇遇”。

“打進來電話的是一個字正腔圓的女聲,問我愿不愿意加入‘中國最牛散戶股票群’。于是,接下來,我與這群騙子糾纏了長達三個月。然后,又用八個月時間寫完一部關于騙子的小說《做局人》。”余耕說,他想告訴大家,即便是在疫情期間也有激發創作的靈感出現;即便是病毒肆虐,騙子們也不曾片刻停歇……余耕以往的創作大都以底層小人物為主,但是2020年基于電話騙局的親身體驗而創作的《做局人》,男主卻是一個呼風喚雨的高智商騙子。

在2021到來前一周,作家改完了最后一稿,編輯老師對其大加贊賞,說《做局人》是余耕迄今為止文學成就最高的小說。其實,即便是在寫作過程中,余耕的心情也一直都是矛盾的。因為,騙子們還讓他買到了他投資股市以來最賺錢的一只股票。“我真的希望,這群騙子就像我小說里描述的那樣,是一群‘騙富不騙窮,謀財不害命’、恪守底線的騙子。一念天堂,一念地獄。因為即將過去的這一年,誰都不容易。”

在余耕寫給記者的跨年感言中,他說:“臨近歲尾,從北京感染者的流調可以看出來,感染者要么兼職兩份工作,要么一天工作長達14個小時。茫茫苦海,言之痛心。同在一世為人,不能溫暖他人,至少也別禍害同類。”2021年,余耕依舊沒有寫作計劃,但他說,他相信生活會帶給他不期而遇的創作靈感。只是,希望下一個打來電話的不是騙子,而是社區的服務人員,通知他該去社區醫院注射新冠病毒疫苗了。

青島日報/觀海新聞記者 李 魏

王斐東:讓街頭掀起“藝術狂想”

在每一個街頭藝人上街演出時,王斐東總要抽出時間過去看看,他安靜地站在人群里,靜靜地看著眼前的人縱情歌唱。如果不是那天,他接過街頭藝人手中那把吉他,在石老人浴場的夕陽下背對著大海、攜卷著寒風,動情地唱著Beyond樂隊的《真的愛你》,沒人會注意到,這個總是戴著墨鏡隱匿在人群里的中年男人,是青島劃分16條藝術街區后,推動街頭藝人“合法”上崗的參與者之一。

2020年12月12日青島開放16條藝術街區,成為繼上海、成都等城市后,又一座給予街頭藝人“表演權”的城市。王斐東說“聽到消息的那一刻,我激動壞了,街頭藝人終于能自然地‘生長’在青島”。

在政府引導下,街頭藝人的報名權放在了市演出協會。作為市演出行業協會執行秘書長,王斐東知道這個在青島剛冒頭的新事物來之不易。僅僅是簡單的報名都成為王斐東工作的重中之重,“我會在電話里和他們多聊會,我想知道他們是不是真的熱愛街頭。”

搞音樂出身的王斐東是土生土長的青島人,他熟悉這16條街區的地理位置、建筑風格、人流大小……他不斷地為街頭藝人調整最佳的演出地點,在每一位藝人上街前仔細叮囑,在演出后反復詢問,他熱愛街頭懂得街頭藝人更珍惜這座城市的街頭文化。

2021年,街頭依然是他工作的重點,他積極地推動研發青島街頭藝人管理小程序、策劃街頭藝人公益講座,號召更多街頭藝人參與報名,期盼新的一年,在街頭演出常態化后,街頭演出規范起來,藝人們有底氣起來,城市時尚活力起來。

2020年的青島有哪里不一樣?在依舊林立的高樓和快節奏的生活里,在疫情肆虐和回歸平靜的緩和里,如果你曾在街邊邂逅彈著吉他的少年,在深夜為一場薩克斯風演奏駐足,在街頭因一句歌詞動情,這是2020年青島贈予你的一場冬日浪漫。

請你不要忘記,這場浪漫的推動者們,他們正為大家打開通往藝術的遐想,讓藝術的力量在2021年溫暖城市的每一個人。

青島日報社/觀海新聞記者 張芝萌

葉東煒:沒有什么能夠阻擋人們對于美的向往與求知

青島市雕塑館坐擁青島黃金海岸、攬雕塑園臨岸美景,無疑是青島得天獨厚的第一藝術展覽空間。在2020年,即便面對疫情,雕塑館的展事依然以高品質與國際化視野引人注目,并開始探尋一條走近公眾、走進生活的新路徑。

對于身處其中的雕塑館執行館長葉東煒來說,這個2020年與往年大不同。她告訴記者,受疫情影響,展覽和所開展的藝術活動在形式上與往年不同,多數展覽的配套活動改為視頻連線或網絡直播形式。不過結果卻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。“新方式增加了藝術家和觀眾的參與度,受眾面的增加,也使得傳播更加廣泛,從一定程度上彌補了我們以往展覽推介的短板。”

葉東煒能夠很明顯地感覺到,2020年,人們對于藝術活動的關照與青睞。在線下展覽相對集中的2020年下半年,到館參觀的觀眾明顯增加,他們在面對藝術作品時不再只是走馬觀花,也會停下來,提出各種各樣有趣的問題。年末的意大利當代藝術展上,參觀者尤其為那些新鮮的創意興奮不已,他們也會嘗試思考,藝術家為什么這樣做,工作人員包括館長本人在內,常常也要擔當義務講解和藝術普及者。葉東煒覺得,這是一座城市,藝術發展與提升的信號。它也為雕塑館2021年的辦展提出了方向。

“我們將更多地考慮讓藝術融入城市生活,推進公共藝術在青島的發展和普及。”隨著近年來青島市雕塑館每年一到兩次當代藝術展的舉辦,我們發現,越來越多的觀眾對當代藝術產生了興趣。“從看不懂的排斥到想要追問的好奇,僅這一小步也讓我們這些美術館人感到欣喜。沒有什么可以阻擋人們對美的向往,對未知的好奇。”

雕塑館將發揮國家級藝術平臺的優勢,成為一個窗口,看到世界,也讓世界看到我們……葉東煒說,這些策展宗旨雖然樸素,卻是這些年來不變的初衷。“人們往往會夸大一件事的影響力,卻忽視日復一日、年復一年努力所產生的效果。我希望青島市雕塑館以既定的方向,循序漸進達成目標。

青島日報/觀海新聞記者 李 魏

盧中強:逆勢開放了一朵花

就影響力而言,即墨古城民謠季、西海岸鳳凰音樂節,堪稱青島2020兩大現象級文娛項目。內力綿長的即墨古城民謠季已經做了五年,逐漸成為北方音樂與城市文化共生共榮的一面旗幟、一個范式,今年它更是拿到了中國行業品牌節慶“金手指獎”。十三月文化從2018年與即墨古城合作,一方面把民謠藝人、音樂綜合體項目引入古城,另一方面把即墨原有的音樂資源、非遺音樂文化項目進行整合,向國內、國際市場持續推介。十三月文化創始人盧中強如是總結2020:我們也算是逆勢綻放了一朵花。

2020華語金曲獎在年度最后一周揭曉,十三月文化出品的《即墨大鼓書》獲得“年度最佳戲曲專輯”,這張專輯里即墨古城大鼓書與法國DuOuD組合烏德琴演奏完美交匯,展現了中國國樂與世界音樂的融合之美。而新的一張青島原創黑膠《即墨·十三月》即將于春節后推出,集中了欒樹、張栩宸、趙海龍等青島籍音樂人的作品。盧中強表示,“很高興跟即墨共同打造了民謠季的品牌,也拿了一些獎項。《即墨·十三月》黑膠制作完成后,業內認為這是非常有意義、代表一個地區音樂生態的專輯,我們也很滿意。”這些年來即墨古城音樂生態的進化、音樂產業的進階都讓市民、游客和業內人士有了切身體驗。

2019年,即墨古城音樂綜合體項目十三月·民謠家也正式落成,民謠家包含了音樂民宿、錄音棚、小型演出、藝術培訓等各種業態,它的錄音棚已經吸引了張尕慫等著名歌手進駐,“我們很慶幸,能在青島當地培訓出來一個很好的錄音和制作團隊。錄音棚很活躍,工作也很密集,小朋友過來錄制古箏、吉他作品,還有即墨大鼓書和柳腔的錄音工作,青島當地音樂人的錄音工作也都在展開。”盧中強表示,“我個人在即墨古城呆著很舒服,今年我們團隊在青島前前后后呆了兩個多月,在這樣一個特殊環境里,我們也算是逆勢綻放了一朵花,唯一傷心的是我從北京帶到古城來的貓跑了。”

即將引入即墨古城的胡彥斌“牛班”項目也將在十三月·民謠家落地,“我們正在跟胡彥斌談合作,‘牛班’是國內目前做得最好的青少年音樂培訓,我們計劃成為第五個線下合作項目。我們也特別開心地聽說,小柯也有計劃在即墨落地一個他的音樂劇訓練營項目。我們十三月的藝人明年也有四五張專輯計劃在即墨古城錄制。”展望2021,盧中強充滿期待。

青島日報/觀海新聞記者 米荊玉

郝照明:做屬于年輕人、屬于城市未來的書店

2020年的4月29日,是如是書店創始人郝照明最難忘的一天,那是如是書店石老人店開張的高光時刻,他與伙伴們站在書店門前象征信念和希望的燈塔前,面朝大海,許下心愿。這家開進石老人景區的24小時書店在疫情之下“逆市”開張,為熱愛閱讀的人們提供了一處“閱讀不死,‘燈塔’之光不熄,書店精神不滅”的新知避風港,還成就了一個城市新名詞——青島海岸文化時尚。

“在這里不僅有架上百余份特色書單、2000余種圖書,更重要的一點是,書店與它毗鄰的沙灘、木棧道,精釀酒吧等海岸環境優勢資源,非常適宜展開音樂、創意市集、戶外運動等主題的文化時尚活動,它們將與閱讀活動一起,吸引來自全世界的青年群體聚集,共同營造青島海岸文化時尚的全新業態,同時也為青島的夜經濟注入活力……”

這一年有關這家新書店的設想,未過多受疫情影響,每日到此打卡看書發呆的市民和游客絡繹不絕,它已成為全國著名的書店打卡地。從2020年5月到12月,累計有超過10萬人參加了書店各種活動。

2020年,郝照明的書店理念正在如是書店的不斷發展進化中得以彰顯。在他看來,書店是聚集、派生不同業態的入口,是參與構建城市創新多元的在地文化的載體。而一個集合了圖書、音樂、藝術、教育、戲劇、餐飲等不同文化生態的園區樣貌輪廓正日漸清晰。

2020年,郝照明還有一項新收獲,他開始玩抖音了,粉絲數量已超過三萬三千人。他說,走在路上都會被人認出來。郝照明希望通過抖音告訴大家,自己和年輕的小伙伴們是怎樣開發文化產業,打造如是書店的品牌的,“也希望有更多的外地人,因為如是書店而喜歡上青島這座城市。”

2021年,書店將向何處去?郝照明透露,如是書店已經擬定了開出三店的目標,兩家在青島本土,一家在省內落地。剛剛過去的如是書店跨年夜,一位原創音樂人創作了一首《喜新厭舊》。郝照明期待2021年光顧他書店的人,都能有一個喜樂開端。

青島日報/觀海新聞記者 李 魏

銳哥:掙一千萬的幸福感

在局外人看來,青島頭部短視頻公司“杠上開花”在2020年風生水起,旗下大號“青島大姨”從年頭火到年尾,順利開了小號,在抖音、快手雙平臺爆紅,“鄰家美男團”“零號客房”等大號也成績斐然,下半年新開的“電影探長”順利積累了六百萬粉絲。到了年底,負責人銳哥很欣慰地發現,今年賬上略有盈利,而樓下比杠上開花起步更早的公司已經有四五家倒閉、轉型了。短視頻行業瞬息萬變,千萬粉絲級別的大號今年因為IP疲軟而凋亡的不下五六個。掙一千萬很難,掙一千萬粉絲更難,最難的是掙一千萬粉絲之后還能保持大號的熱度。

青島今年吸引了北京、廣州等多個新媒體巨頭前來開設MCN公司,行業競爭加劇。“個人感覺,今年新媒體腰部以下的賬號下滑得厲害。我們比較幸運,通過努力咬著牙站住了,在青島業界有了一席之地。”銳哥坦言,短視頻行業利潤薄,原因有兩個,“第一,大部分的收入給了團隊、給了藝人,都分下去了。第二,公司里十個賬號,九個虧損,一個掙錢,均攤下來,整體利潤被稀釋得非常厲害。”監管加強致使直播行業熱度消退,MCN公司經歷了巨大的行情波折,“我們非常有感觸,親眼見一個大號從上半年起步,從零增長到一千萬粉絲,再從一千萬粉絲到賬號死亡,只用了五個月。”

所有短視頻公司都希望能沖到頭部,“在2018/2019短視頻紅利期內沒有跑到市場最前端的公司,在2020疫情影響下首批倒下的也就是他們。”銳哥坦言,“短視頻行業的最大特點在于它的不能預見:火得莫名其妙,死的悄無聲息。這就逼迫所有從業者永不停息挖掘腦海里最深的創意點,累就累在這個地方,你的心情永遠隨著你的漲粉掉粉而起起落落。”

“2021年,我們整個杠上開花計劃將員工規模擴一倍,短視頻矩陣擴一倍。一月份我們將搬到新的辦公室,用更好的創作環境刺激大家的靈感,穩固我們在短視頻行業的位置。雖然競爭慘烈,我們還是做了很多伏筆,增加了很多項目,對未來很有信心。”銳哥表示,“比起個人掙夠一千萬,更幸福的是跟兄弟們一起掙夠一千萬。” 青島日報/觀海新聞記者 米荊玉

記者:管理員
韩国三级片大全在线观看_私密按摩师免费视频在线观看_丰满女老板BD高清